英亚体育注册_英亚体育登录注册

以耕木坊为创作背景的文章——荣获省侨界征文一等奖
信息来源: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19-02-18 收藏此页

今天小耕给大家分享一篇来中山日报的报导:

2019-01-24,由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指导,广东省侨界作家联合会及华夏杂志社联合主办的“华侨华人与改革开放”征文比赛近日圆满结束,我市80后女作家孙虹的作品《小木匠与老华侨》荣获一等奖,也是中山唯一的获奖作品。

小木匠与老华侨(散文)

文/孙虹

孙虹,中山日报文棚签约作家,中山市作家协会会员,中山市报告文学学会理事,中文系本科毕业,公共管理硕士(MPA)。9岁开始发表作品,曾荣获2018度中山市美文大赛亚军。

老华侨已经好多年没有回乡了,因为家早已不复存在。

回家,是他从少年到白发,从北半球到南半球,一生的牵挂。魂牵梦绕的故乡,是村口的那株大榕树,是曾经嬉戏的那栋老宅院,是雕花的窗棱,是散发着木香的老酸枝椅,是祠堂门口悬挂的“耕读家风”四个字,是父亲的嘱托……

小时候,父亲对他管教甚严,把家族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可是因为一次贪玩,他懵懵懂懂地跟随同村的少年上了一条“红头船”。谁料这一次意外地出行,竟是一次漂泊半生的漫长旅程。他从珠三角的小村庄漂流到了南美洲的小镇上,让他从此与故乡分离大半个世纪,家园的记忆永远地停留在12岁那一年以前。

经历半生的异国打拼,从身无分文的少年到富甲一方的庄园主。踏入暮年以后,他却时常会在那些阳光晴好的午后,坠入时光的隧道,儿时的记忆总是不时地撞击着心房,父亲的话语,时常在梦中唤醒他,“千年成一木,一木传千年”,读书做人,持之以恒,方能成事。几十年来,父亲的叮咛一直响彻他的耳畔。在家的时候,他并未读懂父亲的话,离家千里,漂泊半生,他却一直念念不忘,用一生去领悟。离开了殷实的家,独自流浪到异国,没有了亲人的依靠,只有父亲的嘱托一直在最艰难的时刻鞭策着他。为了生存,他历尽千难万险,硬是把自己千锤百炼成了一根“千年木”,稳稳地扎在他乡的土地上,但是他知道,他的根一直都在千里之外遥远的故土。

这是一次漫长的寻根之旅。两鬓花白的老华侨,迈着他蹒跚的步伐,决意寻找他记忆中的家园。从南半球到北半球,从夏天到冬天,他终于归来了,他一路念着,“少小离乡老大回”,一边已止不住老泪纵横。

记忆中的家园,如今已改变了容貌。零落四散的亲人,几十年来,数度迁徙,壮年的父亲如今只余一座坟茔。往日的家园,早已不复存在,乡村的面貌焕然一新,老祠堂几度修复,“耕读家风”四字历经岁月洗礼,又重新刷上新漆。往日宁静的小镇如今已成为一座产业新城,红木家具生产企业连片崛起,成行成市。

在乡邻的指引下,阔别家乡多年的老华侨,踏入了红木小镇,跃入眼帘的一套红酸枝木官帽椅,又一次让他眼泛泪光。淡淡的木香,如流水一般的曲线,那古朴的造型,沉稳雅致的气韵,像极了记忆中老父亲常常端坐的那把座椅。远去的家园的记忆,又一次涌动在他的脑海中,童年时的芬芳记忆,氤氲在剪不断的乡愁里……他多么想回到那个垂手而立,站在那把椅子旁,聆听老父亲教导的时光里。

这把官帽椅,也是一位小木匠抹不去的记忆与乡愁。

小木匠出生在蜀中农家,从小看着老父亲在农闲时带着刨子、锯子、曲尺、墨斗走街串巷打造家具。老父亲凭着一双巧手,打磨出了一件件精致的家具,不管什么样的木材,放到父亲的手中都能变魔术似地打造成花样百变的家具。父亲告诉他,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木材无分好坏,只是结构、材质不同,不同的木料都有它的用处。人也是,无论你长在什么样的家庭,无论你干哪一行,只要你努力,总会有回报。”父亲给他“解剖”了一张官帽椅,夹头榫、龙凤榫、走马榫……传统的榫卯结构支撑出了不朽的“百年牢”“千年牢”,牢牢地扎在了一代又一代木匠的手上。

小木匠记住了老父亲的教诲,他传承了父亲的好手艺,走出了大山,走向了岭南,历经半生的耕耘,从小木匠到打造出红木小镇的大企业家,在榫与卯的完美契合中,找到了生活的扎根之处。他和他的工匠们,把梦想筑牢在那一件件渗透心血的作品中,本着“宁可砸家具,不可毁口碑”的初心,从选材用料到78道工序,不放过每一个细节,用心、用情,创造出了一件件打动顾客的作品,八大小镇各具韵味的家具中,每一件都能触碰到那浓浓的乡愁与情怀,那里面有着祖祖辈辈传承的智慧与生活经验,找到了它们,就找到了根的所在。


下一篇:没有了